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纪碑 第二章 迪尔城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12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纪碑 第二章 迪尔城

迪尔城虽然只是一个城,却有着极其广袤的土地,以及无比坚固的城防设施。迪尔城以阳树为中心,囊括了阳树如山脉般的所有根支,也同样被阳树的三个高耸如云的巨型根支分为四个部分。

一个部分是迪尔城正门所在的东城区,在这里都市尽其繁华,有着非凡科学技艺支撑,在面临极为强大的敌人入侵时也能有序的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和防守。

一个是几乎完全被封闭在阳树根支和高耸城墙内的崖壑区,在这里天空完全被阳树遮挡,高空中悬挂着难以计数的光核,他们散发出的光热,让这里有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气候,并且这里有着大量的奇珍异兽,其中有的更是无比强大,所以这里的人也往往拥有着东城区难以企及的个人战斗能力。

一个部分是阳树吸取水份的主要区域——天海区,这里的土地常年湿润,甚至常年以沼泽的形态存在,这里有着迪尔城所有淡水的来源,天海湖。天海湖说是湖,却又像广阔的海洋,一望无际;说是海,却又像是平静的湖泊,毫无波澜。城中的人们不知道天海湖到底有多深,因为越到深处人们就会遇到越多越强大的上古海兽,毕竟这天海区本就充满神秘,有着从不知名时代就遗留下来的文明遗迹,而且还有迪尔城传说中的后门。

当然,后门究竟存在与否城内也并没有人知道,只是一传十十传百的说在天海区天海湖的对岸有着最危险的后门,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入侵者想要攻破迪尔城也从没有人敢尝试从后门攻入,或者说,尝试的人早就都被直接消灭了,尸骨不存,无法被他人得知。

而最后一个部分就是这不知其高的阳树,和生活在阳树上的居民,也被人叫做阳树区。

皮塞尔带着三个孩子坐着树梯车下到了迪尔城的分流路上。分流路,顾名思义,就是把从阳树区下来的人引导进东城区、崖壑区以及天海区的道路。

“我们首先要去天海区给你们进行圣泉的天赐洗礼,你们一路上一定要跟好叔叔,不然走丢了可能就永远也找不到你们了”皮塞尔一脸凝重的说。

三个孩子第一次看到总是假装严肃的皮塞尔叔叔如此表情,心中也是有些慌乱,便都乖乖的点头。

皮塞尔带着三个孩子从分流路下到天海区范围内,向前望去,一个阴森而潮湿的森林里,到处遍布着沼泽,只有一条极为曲折的用未打磨的石头摆成的小路,四下里望去没有半点人烟。

“这是天海区的唯一一条路,并且天海区内廖无人烟,即便有人也只有各种能人异士才能在此生存,你们三个手拉着手,千万不要松手,思妙可你手伸过来,我拉着你”皮塞尔伸出自己略显粗糙的大手牢牢地抓住了思妙可,甚至握的思妙可的手有点生疼,可是第一次听到皮塞尔那么严厉的语气,思妙可也只是扭了扭小手,便顺从的跟着皮塞尔,另一只手便习惯性的挽住了莱尔,而克洛则被莱尔牵着跟在最后。

天海森林傍天海湖而环绕,虽然像皮塞尔四人要走的地方有着天海森林最短的纵深,仅仅七公里,但以他们的实际脚程也相当于十几公里。而纵深最长的地方,也不过是百十公里,可天海森林的径长却有近万公里。而天海森林植物密布,且都为异常高大的种类,导致在天海森林中行进如不能飞天循地就只能迂回前进,而在这完全无法找到方向的天海森林中,若是走离了唯一的天海路,那迷路几乎也是必定的,并且迷路最后的结果几乎都是永远走不出这片土地。

走进天海森林,一股极度潮湿的空气便扑面袭来,而皮塞尔附近仿佛有一个磁场一般,阻止着湿气对三个孩子的侵蚀。没过几步,便走进了占据天海森林百分之九十九的沼泽区域。沿着极不平整甚至可以说是容易跌落的天海路小心翼翼的前进,

忽然的一阵风,吹的半挂在树上沾满泥泞半浸在沼泽中的藤蔓开始摇晃起来,忽的沉在沼泽中的藤蔓甩了出来,鞭挞在树干上,留下几分狰狞的痕迹随后又慢慢的停下。

皮塞尔忽然停下了脚步,“就在这里休息吧,把你们背的粮食拿出来,补充一点体力,一会的路可能会更加危险。”

克洛早上吃了整整两个牛蛋当然不觉得饥饿,便找了两块挨得相近的石头,抱着头倚着想要眯一会。

但思妙可可是个十足的吃货,提起吃来那可是天塌下来都不能影响她爱吃的心,从背包里翻出早上妈妈备好的美食开始大吃起来。

莱尔一路上走的谨小慎微,即便在这潮湿阴冷的天气都出了些汗,当然肚子也没少消耗,自然也像思妙可一样开始大快朵颐。

可皮塞尔在孩子们没有看到的方向露出了愈见凝重的表情。“天海湖素来风平浪静,若是无人清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一边想着皮塞尔一边警戒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天海区少有人烟,可凡是能在天海区生活的人无不是当世高手,要是有这周围真有人欲意毒害,那可真的是不好办了。”

莱尔匆匆的吃过了饭,本是依然紧张的四处观察,但紧张终于还是敌不过困倦,没过几分钟就昏昏睡去。

而思妙可这个小吃货在饱食之后终于也开始注意起了周围的环境,不同于皮塞尔的警戒和莱尔的观察,思妙可像是个好奇宝宝一般,四处的看着。

皮塞尔见四处观察无果,便盘腿做下,想要屏气凝神,感受周围的环境是否有人的气息。

当皮塞尔刚刚闭上眼的那一刻,思妙可便瞪大了双眼,发出一声惊叫。皮塞尔闻声拍地而起,但四处环望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思妙可,你怎么了,没事吧?”皮塞尔关切的问道。

“刚才我看见....,那个...,大概是我看错了吧,皮塞尔叔叔一拍地就没了”思妙可有些惊慌失措的说。

“难道是幻术?”皮塞尔喃喃道,同时蹲下右手五指点在地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