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网

绿野荒踪小说戏剧祈祷

来源: 分类:女生网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9月18日

二老娘们儿家豪华阔绰,一个木头扒板厂支撑着家里的经济。二老娘们儿个子不高,风姿绰约,赢得众多“关系户”的钦睐。靠着那迷人的外表,匀称的体态,饱满的身姿,使别人看来办不成的事,他一出马肯定手到擒来,在他手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只要他说好的东西她能吹破大天。一台四十多万的丰田越野车坐在屁股下,在当地耀武扬威,她可是出尽了风头。每次坐车回来都要用喊话器喊上两嗓子:把道上木头收拾收拾,长着眼睛看不着?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天这么好苫布不揭开?再等一会板子熟了……

扒板厂的机器飞转,圆木经过利刀,吐出点八厚度的板子。一米三的圆木用不上一分钟几十张板子就出来了。一根要二十年长成的大树,二十分钟就被分解完成。就这,二老娘们儿还嫌机器跑得慢,又把电机换成了22千瓦的,把电机的运作轮再次加大,自己还单蹲了一台变压器。一天一万张板子是手掐把拿。一张板子一元三,再加上轴子,三级料。一天消耗二十几米树木,一年几千米。哇塞,这钱进的……

二老娘们儿站在机器旁看着他的板子。五十多岁的人了,盘起的头发还是那么油黑发亮,脂粉涂在脸上被太阳一晃,洁白如晰,看不到一丝皱纹。身上老披着一条半截楼搜的“破麻袋片”,胳膊上挎着一个不丁点小包,冷眼一瞅就是身上的补丁。

在工人休息的空当,她又插入了她那精美绝伦的话语:“你们就可劲儿干吧,树有海了,可劲儿干再有三年也干不完,咱那树都是这么粗的”。嘴上说着手还不停的比划着,她恨不得把天底下最粗的木头比划出来,牙齿都靠到一起为她的木头鼓劲儿。“咱那树,个个望天吼似的,谁厂子的木头也比不了咱们的,咱们的最好……”虽然她伶俐口齿里的话滔滔不绝,这样的广告做久了,工人脸上的惊讶早已淡的不能再淡了,因为没等二老娘们儿说出下句,工人的脑海里早就把那场景转了多少圈后赶走了。只有这时,工人才能在她那充满 的脸上发现那当奶奶年龄的褶子。

一片片树林放倒,一车车树木进厂,又一车车板子出厂,树木变成利润,树地变成耕地,自然界的大雨变成了小雨,农民的汗水变成了眼泪。

二老娘们儿又在空当时间钻进那间用窗帘挡着的小屋。小屋里干干净净,一张红色实木桌子靠在北墙,桌子的正中央供着一尊高大的观音像,两边矮一点的佛做陪衬,观音像身体翠绿如玉,佛的身体金光闪闪,一鼎香炉里面插着密密麻麻的香头儿,果盘上的水果有色有型,分居在香炉的两侧,四五种檀香摆了高高一摞放在桌子一旁。一个蒲包规规矩矩放在桌子的正前方。二老娘们儿只要一进屋,香炉里的香火就会燃起,她就开始为她早日抱上大孙子祈祷:大慈大悲的菩萨行行好,赐给我一个大孙子吧,我有了大孙子我会天天给你进贡日日给你上香。坏事我从来不做,我开厂子安排二十多个劳动力……二老娘们儿顺着眼,双手合十跪在蒲包上。仅仅在这里她不敢吹嘘,不敢吆五喝六,她最怕的就是惹怒了神灵,自己的祈祷落空。

二老娘们儿有两个儿子。暗地里人们叫她大儿子“太监”,叫她二儿子“废材”。太监的媳妇是个愣头青,不会来事儿,二老娘们儿半个眼珠也看不上她。一次二老娘们儿家来客人,太监两口子在饭时赶上了,饺子就不够吃。愣头青不管不顾闭两个眼睛吃起没完,嘴上还不停叮嘱太监“咱家狗没喂呢,一会你回去拿几个饺子喂喂”。二老娘们儿那个气呀,没吃几个就撂了筷儿,表面上还谦让客人吃好,可心里不知用眼睛瓦了愣头青多少次。

愣头青以前生过孩子,就在大儿媳临盆时难产,二老娘们问做必超的大夫“是男孩女孩?”大夫随口说道:“女孩!”二老娘们听后气不打一处来。面对着众多亲友二老娘们儿又开始了她的夸夸其谈“可别剖腹产,拉那么长大口子多遭罪呀,咱可不遭那洋罪。”说着还比划那个大长口子,让人一看都觉得心惊肉跳。大儿媳强忍一天一宿的疼痛,结果生下了一个男婴。这可把二老娘们儿乐颠陷儿了,看着那保温箱里躺着的大孙子,嘴都乐到耳朵丫子了,在保温箱周围转来转去不知干点儿什么好,这种兴奋劲儿比她那夸口吹嘘的劲儿要强十倍。

孩子出生五天大摆宴席。二老娘们儿特意从附近的工地上借来一台吊车用来挂鞭炮,那鞭炮放的那响,几乎全镇人都听到了。二老娘们儿在酒席上又吹开了;“我那大孙子,生下来就八斤半,可白,可胖了……”她把可字说得好长好重,就怕白胖二字修饰不到位。就在各路亲朋好友推杯换盏共享这幸福时光之时,医院传来一个噩耗——男婴停止了呼吸,二老娘们的心就像被刮掉一层皮那么痛。从此就再也没有了大孙子的夸声。

二老娘们认为大儿媳是丧门星,他认为像这样的愣头青生出孩子也不会优秀,百般出招想让大儿子休了她,再找一个能延续香火的俏佳人,实施的计划进行了一半,又一个噩运降临了,太监出车祸,从此失去了传种接代的机会,太监这一雅号从此名副其实了。二老娘们把希望就全部寄托在二儿子身上了。

二老娘们儿去挡着窗帘的小屋可从未耽误过挣钱的大事。

二老娘们儿胃口大得很,就连没有成材的木头也下了毒手,又上了一台削片机。二十公分以下的木头进入削片机就如刀削萝卜一般随意。她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是个败类的东西,一天败霍老了。咱们这还算霍霍少的呢,别的厂子三十公分的都能填进去,那更败类。”二老娘们儿每次跟工人唠嗑,工人基本上插不上话,她把她的啥都说的最好,工人没法再捧了。

三天五天四五十吨削片发走。别人眼巴巴的看着二老娘们把大绺的钞票装进兜,只能偷偷的骂自己没能干。可他们没有注意山上又出现了更多淌着泪水的树桩。

二老娘们盼呀盼,等呀等,二儿媳妇的肚子就是没动静,她那是个急呀,自己的事业飞黄腾达,这么大的家业总得有人接吧!最终去医院一查,二儿子有不育症。二老娘们儿愁啊,北京、上海、天津、几乎找遍了所有不孕不育症专家,还是没有结果。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不胫而走。人们为了取笑二老娘们儿的神吹绝技,废材就成了二老娘们儿二儿子的代名词。

要一个大孙子咋就这么难呢?二老娘们儿只要进入那个用窗帘挡着的小屋,他都会用最虔诚的方式打辑作依,她那种渴求比多卖几车板子还强烈。她不服气,像自己这样叱咤风云的人物,会在抱孙子上惨败下来,哪怕有一孙女也中啊!

每当二老娘们抱起侄子的儿子时,都会用占有的眼神望着小孩,亲吻着小孩细嫩的肌肤,那种满足是什么都比不了的,当小孩从她怀里挣脱一刹那,她的满足感被惊醒了,一种失落难以释怀。这时,她还会用话语搪塞内心的空虚,“这孩子太有劲,我抱的可紧了,他一下就挣出去了”。她不断给小孩儿拿这拿那吃,不断与小孩拉近关系,她想用小孩子的灵气把她大孙子带来。

她曾经反思过是不是自己应做善事,积一些功德?于是她为灾区捐钱,给福利院打款,虽然钱不多,但对于她来说是大出血了。她的工人是深有体会的,开了四年板厂,几乎工人一年换一茬,从第一年有百八十号人等着进厂,到第四年各个角色都找不全,她每次在工人面前吃香甜可口的甜瓜时,心里是空虚的。当工人提及没有茶叶时,她大量的说:“哪天上县里去多批点儿,买点儿好的给大伙喝,下边卖的没正经东西。”一口大锅里,从开水到变凉,直到锅底干了,也没有一粒茶叶放入。她还时常夸起她以前的工人,“他们一到热天就轮班买雪糕,一次买一大堆,吃完凉快了干活都非常快,他们非常和睦,处的非常好。工人只是看在工钱的面子上来干活的,嘴上称她老板,心里不知用了多少个低劣的词做了修饰。每当有人说起别人家生孩子要吃喜时,她软弱的内心情感就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再说起话来没一点儿 ,淡得无味儿。

每做一件善事,她都要马上告诉她供奉的神灵,好为她积累上一功,她对神灵只是一味的要求赐给她一个大孙子,但她从来不与神灵讲起她乱砍盗伐的罪恶。一惯向工人要产量是她的性格,林保科登门用关系和钞票摆平是她的手段。“谁厂子停,咱们厂子不能停”是她的口号,用工人工资捣宽松是她的伎俩,用大度掩盖内心空虚是她的失败。

二老娘们儿想抱孙子的愿望从来没有间断过。她是个不认输的女人,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会全力以赴。做试管婴儿。说去就去,开着自己的丰田越野,带上二儿和二儿媳妇奔向了北京。临走时二老娘们儿又去了那间用窗帘挡着的小屋,磕着响头向神灵乞求,乞求她一路顺风,乞求她的大孙子早日到来。

一路上丰田越野跑疯了……

二老娘们儿的心血没白费,试管婴儿成功了。虽说花了“点儿”钱,可它与大孙子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二老娘们儿又展开了她那特有的吹技,向所有人广播了她的精彩时刻。那窗帘挡着的小屋她去得更勤了。

暖暖的太阳笼罩着院子,檀香的气味弥漫着整个院落。她与废材虽不是一个院子,但她的脚步声始终带着檀香气味在废材的院落里响起。二老娘们儿再三叮嘱二儿媳妇:“你千万千万啥也别干,就是把孩子生下来是你的活,你就为我们家立下大功了。”二老娘们儿吩咐废材把小便桶都为儿媳妇拿到屋里,就连两口子之间那点事儿二老娘们儿都嘱咐再嘱咐。“妈,没事,我知道加小心,妈你放心吧。”看着儿媳妇的肚子,听着那甜柔的叫妈声,二老娘们儿的心比装了十斤蜂蜜都甜。此时她都可以想象到大孙子光溜溜的身子、小手小脚在不停地运动,还不断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这儿媳妇也太好了,太争气了,她心里想着行动上也没有停歇。鸡蛋、水果、营养品源源不断运往废材的家。

愣头青哪能看得惯这个,一天不是摔东西就是骂杂,“你看你妈那个死老太太,那时要让我剖腹产,孩子怎么能没活几天就死了,都是硬憋坏的,你妈没好下碎。”随着这无比愤恨的骂,茶杯的碎声连续响起。这把太监弄得是活不得死不得,他只能耷拉个脑袋抽闷烟。

废材的老婆一天闷得要死,没有可触碰的东西,她只好找人说话、扯老婆舌。

一天,愣头青突然出现在废材的家。愣头青看见废材媳妇像个娘娘一样坐在炕上,头发披散着,枕头和毯子扔到一旁。吃的喝的用的摆了一炕。地上一箱箱一筐筐一袋袋尽是好吃的、营养品,这要是在门上挂个牌儿,小超市就可以营业了。愣头青眼睛看着心里想着,她的气就更不打一处来。

愣头青很少来废材家。废材媳妇一看有唠嗑的了,赶紧将炕上的东西推到一旁,嘴上不停的说:“大嫂你今天咋这么闲着,快坐炕上,你看这些天把我憋的,怀了孩子啥啥也不能干了,一天除了吃就是睡。”她那加着百倍小心的动作远没有嘴上的话语来得快。愣头青看着她那忸怩的动作,听到她那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话语,再加上今天自己来的原因。愣头青气往上撞火往上升,说时迟那是快,只看愣头青左手薅住废材媳妇的头发,右手啪啪就是两大耳光,那耳光打得响,响的脆。愣头青带着无比生气的话语骂道:“说我前几天做人流是谁放的屁?是谁扯的老婆舌?你说。”两个大耳光加上突如其来的质问,废材的媳妇眼冒金光,嘴角流血,双手不断撕扯那只牢牢掐住头发上的铁钳。“大嫂不是我说的。大嫂看在孩子的面上你就放了我吧”。“放了你?今天你不交出那个人我撕烂你的嘴”。之所以愣头青如此生气,太监怎能让妻子怀孕,这话不是在骂自己跑破鞋了吗。

正巧,二老娘们儿给二儿媳妇送来刚买回来的荔枝。二老娘们儿听到了吵闹声放起了小跑儿。愣头青眼角的余光发现外面有人来了,左手用力一推,将废材的媳妇甩在了炕上,转身就跑出屋去。二老娘们儿听到屋里想起的爆炸式的哭声,哪顾得上与愣头青对话,扔下手中的荔枝摸出就把丰田越野叫到了门前,用最短的时间与医院急救车取得联系。

医院里,二老娘们儿望着二儿媳妇那苍白的脸色,裤子上染红的血迹,她木讷了。她不知身边有谁、不知自己在哪、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二老娘们儿抱孙子的梦想破灭了。做试管婴儿时大夫的话像魔鬼一样在她头脑里打转,“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千万要把握住”。漆黑的夜晚,二老娘们儿躺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头发一点点变白,那弯弯曲曲的皱纹一点点爬上额头,脸上那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劲儿已消耗殆尽,沙哑的嗓音里没有了夸天说海,只有眼角里不断流淌出无奈的绝望与这漆黑的夜晚相伴成趣。

板厂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停歇,那魔兽一般的机器仍在叫嚣,只有那用窗帘挡着的小屋静静地没有声息,灰尘一点点积聚,一张张蜘蛛显得越来越明显。但从菩萨的眼中可以看到,一座周围没有花草树木的坟墓被狂风刮出了累累白骨,干渴的大地吸走了白骨上最后一滴水分,炙热的太阳把白骨烘烤成了粉末,狂风卷起的沙砾不断击打着粉末浑身的每一处。

共 496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二老娘们,一个盛气凌人的老板,一个榨干工人血汗的人,一个作者黑心买卖的祸首,工人的待遇他不给,宁可一年换一查工人也不提高待遇和工资,做着木才买卖,觉得不解渴,还上一台削片机,直径二十个粗的没成才的小圆木也削成木片出售,利润像流水以一样装进而老娘们的兜,家里什么也不缺应有尽有,自己一天胡三和四,大肆吹嘘。就是缺少一个大孙子,大二媳妇怀孕她听说是个女孩,硬不让做剖腹产,一个八斤半的大胖小子,在养护箱里闭上了眼睛。天不作美,大儿子出车祸成了真正的太监。二儿子先天有病是个废材,没办法做试管婴儿吧,二老娘们像神仙一样供着二儿媳妇,谁知道闲来无事生非,说闲话,让大儿媳妇愣头青一顿嘴巴打流产了,医生扔下话,只有一次机会。完了!烧香抱拜都没用了。她彻底绝望了。一篇极具讽刺意义的小说,让人沉思。!问好布衣!【秋心】【江山部精品推荐X 】

1楼文友: 14:48:10 锋利的笔融,抨击邪恶,欣赏,问好布衣! 秋心如水

回复1楼文友: 19:24:47 社长过奖了,小说只是来源于生后而已。

2楼文友: 16:01:14 老百姓常说: 十分精神用三分,剩下七分给子孙。 二老娘们把子孙的精神都用尽了,对工人苛刻,盛气凌人。作者通过对二老娘们的语言动作的刻画,一个鲜活的人物活脱脱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欣赏了,问好作者! 我不完美,但我一直努力做我自己。

回复2楼文友: 19:25:45 谢谢您的赏光,欢迎您。

楼文友: 2 :29:24 喜欢读故事的细节之处,因为细节更鲜活,最有魅力.

鲁南制药盐酸索他洛尔效果

盐酸索他洛尔片价格

盐酸索他洛尔价格

鲁南参芪降糖颗粒效果怎么样
儿童钙片哪个牌子好
一岁宝宝流鼻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