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我能打印传送门第七章罗罗梭果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13次 时间:2019年12月11日

我能打印传送门 第七章 罗罗梭果

明月高悬,寒气越来越重

柯明德坐着尝试观想,可刚才练习引导术出了一身汗,被冷气一激,却是根本坐不住了

来到钟楼自上而下第二层,比在顶上暖和一些,至少可以避风

只是没了月光,还需要把手电筒打开,他看了一眼有些微弱的灯光,用超级打印机充了一下电,不过片刻,就亮堂起来

“这还有个麻烦”他走到两具骷髅旁,把骨殖都捡起来,在第三层挖了个坑埋了起来

“还请两位老哥不要怪罪”

把腐朽的桌子柜子拆掉,柜子里破破烂烂的东西也都取出来,在沙地上刨了个坑,倒上一些汽油,做了个火塘,屋子立刻变得温暖明亮

“真是漂亮”柯明德看着橘红色的火苗赞叹,火焰带来温暖和明亮,驱散黑夜和野兽,这是铭刻在基因中的记忆

一根腊肠,用山东煎饼卷起来,再搭配几颗山竹果,这是柯明德给自己准备的大餐,可惜把水杯留在了车上,没个盛汤的容器,当然可以打印一个,只是0.5的能量余额让他不舍得

一饱口腹之欲,他盘膝而坐,按呼吸法所述,保持气息深长细缓,观想周围一片漆黑,堕肢体、去聪明,灵魂与肉体两分

,一切皆沉于黑暗,唯有灵魂存在,如一点荧光,合着呼吸的节奏,一明一灭……

进入观想状态后,柯明德只觉得放飞了自我,完全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是忽然间一种疼痛惊醒了他

是下肢承受不住长时间的盘坐,产生了酸麻唤醒了他

揉了一会双腿,缓解麻木之后,他才注意到火焰已经熄灭,还余下木炭散发热量,看了看表,过去了四十分钟

进行了一番冥想,并不像小说中描述的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反而觉得精神疲惫自我检查一番,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修炼成果,但他并不失望,冥想修炼是一个日积月累水滴石穿的过程,立竿见影只能出现在话本小说里

“不知这般,可得长生否”

又在火堆里添了些祡,倒上一小口汽油,火又重新燃起来

经历了失去汽车、发现遗迹、梦遇太阳神、修炼引导术观想法,他已经身心俱疲,合衣躺下,很快进入梦乡

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练了一遍引导术,一遍吃着东西,一边规划接下来的行程

“这处遗迹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下面倒是有无数的财富,可惜拿不出来,拥有超级打印机,我什么也不缺,如果那些记载知识的书籍什么的能保存下来就好了”

稍微有些遗憾,但更加遗憾的是昨天没有趁机询问太阳神怎样才能走出沙漠

“他是神灵,又能看到命运长河,希望我能带来一些改变,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如何走出沙漠呢他肯定不希望我死在这儿,恩,我也不会死在这儿的,他不提这件事,可能是由于太无关紧要了……算了,不想了,继续南下”

“没了汽车和空调,在这么高温暴晒的沙漠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那就休整一个白天,晚上再出发”

三天后

柯明德第一次在沙漠中见到植物

半人多高,颜色深黄,和沙子差不多,从根部长处数十根枝条,每根枝条约有三指粗细,呈放射状,远远望去像是蒲公英的毛球枝条上长满了刺,每根枝条的顶端都结着几粒黄豆一般的果子

这一发现让他极为振奋,或许会有绿洲在前面

月光把一切都照的亮堂堂,他发现每隔几十步,就生长着一株这种带刺的植物

忽然之间,他听到一阵声音

是人的声音

一个人,在沙漠独行近十天,终于听到了除自己以外别人的声音

柯明德按耐住激动的心情,侧耳倾听

在东边

他极为兴奋,掏出手电筒打开,加快脚步,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

“罗罗梭轻摇枝条,我走在金沙之上,赞美今天的月光,冷风伴我歌唱……”

“罗罗梭轻摇枝条,我带着鹿皮手套,赞美妈妈的勤劳,尖刺无奈轻摇……”

“罗罗梭轻摇枝条,我背着蓖麻箩筐,赞美智慧的罗康,黄金就要装满……”

欢快的唱着歌,杜鲁因把手里的罗罗梭果扔进腰间箩筐,解下一只背着的水囊,小心翼翼的拨开罗罗梭的尖刺,把水浇到它的根部

“1……2……3……够了”

把水囊背在背上,杜鲁因往下一株罗罗梭走去,忽然间,他看到远处亮起一点白光,不禁有些好奇

“那是什么东西”

他嘟囔着,忽然,这道光照在了他的眼上,刺得他睁不开眼

不过很快,光线就移开了,他看见光线后面有个人影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不能在这摘罗罗梭果”杜鲁因生气地大喊

“对不起,先生”那人说,“我是在沙漠中迷路的旅人,无意间走到了这里”

柯明德关掉手电,刚才他已经看清,这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略有些驼背,背上背着鼓鼓囊囊的东西

“你说你在沙漠里迷路了你是探险家吗你见过罗康吗”

杜鲁因看起来很兴奋,一连串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

“抱歉,我能先问一下这是哪吗您又在做什么怎样才能离开沙漠”

柯明德没有回答问题

“‘您’你刚才说的是‘您’”杜鲁因笑弯了腰:“真有趣,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您’”

柯明德说的是学自太阳神的通用语,里面有许多的敬语,为了便于中国读者理解,此处将它翻译成“您”和“先生”

“很抱歉,先生”杜鲁因学者柯明德的腔调,很快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叫杜鲁因,这里是罗罗梭林,我正在采罗罗梭果,您吃过罗罗梭果吗”

不等柯明德答话,他又说了起来

“您是冒险家吗您认识罗康吗”

“我并不是冒险家,也不认识罗康”柯明德有些不悦,这人简直是神经病,“您能告诉我怎么离开沙漠吗”

说话的功夫,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块

“往东走一整天,穿过特里卡里山就是了,我的家就在那”杜鲁因说道

“您穿的衣服可真奇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非常感谢”柯明德说,“我已经在沙漠迷路许多天了”

“您需要喝水吗”杜鲁因又把水囊解下,递了出去

柯明德道了声谢接过水囊

杜鲁因显然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他邀请柯明德到他在沙漠的临时居所

柯明德见他只是一个半大孩子,欣然接受了邀请

他急迫的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热情健谈的杜鲁因是一个极好的途径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具体多少钱

宜春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惠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治癫痫病拉萨哪家医院好
兰州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贵阳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