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龙迹 第八十四章 封印被打开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5次 时间:2019年06月05日

龙迹 第八十四章 封印被打开

眼看着绝昔散发着浓厚血气的枯手便要拍打在郭永的身上,突然一道光影闪过,血泪儿竟是横在了二者之间。

这一刻血泪儿青丝飞扬,头带早已不知跌落何地。眉心处的火焰印记闪烁着红色的血光,圣母血脉全面爆发,硬生生将绝昔的实力压制了四阶。

血泪儿平静的看着绝昔飞来的掌印,咬了咬牙鼓起全身的力气,以双掌对对方一掌,她要为郭永争取时间。

轰――

噗――

实力悬殊太大,纵使血脉强于对方也无法弥补其中的差距,血泪儿别绝昔一掌拍飞,撞向郭永。

郭永气劲一沉,直接逼退了雕使者,一个闪身接住了血泪儿。血泪儿嘴角挂着血,却露出灿烂的笑容。

蓦地,血泪儿突然收敛了笑容

龙迹  第八十四章 封印被打开

,奋力的挣脱了郭永的怀抱。郭永还未明白血泪儿的心思,却突然心中急跳。血泪儿抱着郭永一个转身,郭永这才看到绝昔和雕使者同时攻了过来,二人的手掌已经近在咫尺。此时在想抵挡已是来不及了,就连转身替血泪儿挡下这二人的攻击都不曾有机会。

噗――

血泪儿的鲜血喷了郭永一脸,脸上却挂着灿烂的微笑。郭永眼睁睁看着两大辰境强者的攻击打在血泪儿的后背,就连自己的胸口都能感受到那种穿透身体之后的余力是多么强横,可见血泪儿所受的伤会有多严重。

强大的气劲直接震飞了二人,而郭永有巧不巧的此时无法在支持大燃血脉术,血脉之力的威压也随之消失。浑身虚弱无力,竟是没有半分力气阻止二人的飞退。

咚――

二人直接撞在了五灵山脚下的石门之上,一股反震力差点让郭永吐血,唯一庆幸的是郭永替血泪儿抵挡了这莫大的撞击力。

“泪儿,你没事吧?”郭永顾不上胸口的沉闷,顾不上两个正虎视眈眈走来的敌人,这一刻所有的心思都在血泪儿的身上。他帮血泪儿擦拭着嘴角的血,却被后者反握住了右手。

“郭大哥,我没事。”血泪儿想笑,一咧嘴,却再次从空中涌出大量的鲜血。

“你别说话,你心里面想什么我都知道。”郭永双眼忍不住的红了,他二人修炼过血皇圣母诀的第一篇,脉搏心律基本上已经达成一致。这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血泪儿的脉搏在急速减弱,心律若有似无。

或许是自知命不久矣,血泪儿依旧执拗的说着话,她怕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郭大哥,你虽然是血族的皇者,但我知道你的心从来不在这里,我死后,你就可以把这个地方忘了,就当,就当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我觉得我比其他两个姐妹更幸福了,以后,你要好好善待她们。”

“别再说了。”郭永握住血泪儿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眼泪却止不住的流淌。

“郭大哥,你哭起来好难看。”血泪儿露出一丝苦笑,然而这笑容还未撑开,便已经沉沉睡去。

“把圣母交出来。”

“不要再缚偶顽抗了,跟我会迅电组织吧!那样或许你还有一条生路。”这时,绝昔和雕使者走了过来,他们看出了郭永已是强弩之末,所以不再畏惧对方。

郭永将血泪儿护在怀中,抬眼冷冰冰的看着二人,冷声道:“休想。”

两人不在意的笑了笑,便要上前抢夺,然而,这时整个五灵山都开始晃动。偶有一些碎石从山上跌落,山林间的群鸟被惊的全部飞上了天空。大地震颤,众人根本站不住脚,东倒西歪滚落一地。唯有郭永背靠着石门,没有摔倒。

“出了什么事了?”

“难道地震了吗?”

众人不曾见过如此大的阵仗,心中多少有些害怕,胡乱猜忌。只有郭永紧挨着五灵山石门,心中最清楚。他隐隐可以听到身后石门中传来的巨响,似是锁链被拖动的声音。侧目向石门望去,郭永在石门封印处看到了一抹血迹,心中顿时明了了。

这血迹乃是方才二人撞击石门时,血泪儿喷出的。按照血族的传言,想来这样的景象应该是血族圣地的石门封印被解开了。

蓦地,厚重的石门开始震颤,石门四周,石屑宛如雨点一般落下,灰尘四散弥漫开来。石门要打开了,郭永连忙抱着血泪儿闪到一边。

石门的异动自然是引起了雕使者和绝昔的注意,便没有再向郭永发难。在他们看了,血泪儿如今已死,郭永也是强弩之末,只能沦为鱼肉。现在石门正在打开,血族的传承之地就将公布于众,当务之急是先得到血族的传承才是要紧。

终于,石门在缓缓晃动中被内置的机关吊了起来,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声音静止之时,石门也静止了,就连方才的异象也随之停止。一个深的山洞呈现在众人的面前,绝昔与雕使者想也不想便冲了进去。

这边的异象只是也引起了血染天和鹤使者的注意,二人互对一掌,各自后退,而后便同时向着这边而来。鹤使者直接进入了山洞之中,而血染天则是停在了郭永和血泪儿身边。此时,血族之人也因为圣地开启,全部都跪地膜拜。

“吾皇。”血染天很想第一时间查探血泪儿的情况,临近之际才想起郭永的身份,连忙后退一步见礼。

郭永只是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没有任何表示,便再次回头盯着血泪儿还凝着含苞待放,未曾绽开笑容的脸。

“吾皇,泪儿或许还有救。”

闻言,郭永连忙转过头,心急火燎的追问道:“怎么救?你快教教我。”

“皇者之血对于我们血族人尤其是血族圣母而言,是最好的疗伤圣药,你不妨用自己的血试一试。”

听完这话,郭永想起了血泪儿以自己的鲜血救助自己的事情。心中一对比,觉得血染天的话很有道理,便连忙咬破手掌,任凭鲜血不断的滴落到血泪儿的口中。大概给血泪儿喂食了一碗鲜血,郭永停下手来。开始感悟血泪儿的心脉,果然,血泪儿的心脉虽然依旧若有似无,但较之方才已经强上了不少,郭永喜极而泣。

见到郭永泪水中带着笑容,血染天和早已候在一旁的血衣也长出一口气。血染天抬眼看了看山洞,有些担忧的问道:“吾皇,这里面可都是我们血族的传承之物啊!就放任他们进去抢夺么?”

“先让他们自己狗咬狗吧!”郭永早就看出了绝昔和雕鹤二使各自心怀鬼胎,如今宝物摆在他们面前,各自的本心便会随之暴露。

郭永将目光转向五灵山西侧山脚那些被迅电组织之人看押的血族俘虏,说道:“趁这个机会先将那些俘虏救下吧!遇到血风部落的人敢阻拦杀无赦,遇到迅电组织的人直接杀了。”迅电组织的人在郭永心目中本就没有半分好感,如今又出了血泪儿的事,郭永更是恨他们入骨。

血染天领命率众去救人了,郭永将血泪儿交给了血衣。便吞服了续骨丹和回灵丹开始就地疗伤,他知道等进入传承之地的三人出来,可能会再有一场恶战,须得调整好状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