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全能相师 0023 牢狱之灾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全能相师 0023 牢狱之灾

李星野说的气色自然不是脸上的气色,而是头顶的气色,望气之术看到的气与色,此人其他运势一般,但却有桃花运,更确切的说是桃花劫。

而与桃花劫那股粉气纠缠在一起的却是一股威严的青黑之气,这是典型的桃花劫带来的牢狱之灾,而且看那股青黑之气的粗壮程度和颜色深度,这语文老师的牢狱之灾还不轻呢,少说都是十年以上的刑期。

想到这位语文老师的口碑和行径,李星野也懒得说什么,自作孽不可活,是该让他受到惩罚了。

不等捐楼仪式结束,李星野就提前离开了,在这里实在无聊。

只是他刚到家没多长时间,张银虎又打过来了,在里的张银虎异常恐慌,说是他新捐的图书楼里死了一个学生。

李星野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急忙问是怎么回事儿,等张银虎将事情解释清楚之后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嘱咐张银虎将事情办理妥当,又恐吓他说要是处理不好的话这楼恐怕就白捐了,甚至有可能招来反噬。

只是等到挂上,李星野依然感觉有些不妥,一晚上都有些心绪不宁,总觉得自己疏漏了什么信息。要说事情并不复杂,就是一个初三的女生在新图书楼二楼玩耍的时候不小心从后窗户翻下去摔死了,完完全全的意外事故。

这种事故要找也只能找到学校头上,学校不应该将学生在假期聚集起来,在学校里发生这种事情,学校也确实应当承担相应的。但是从因果关系上来讲,这事儿却要追溯到张银虎身上,另外他李星野也脱不了干系,虽然不是主因,但天地之间的因果关系他是脱不掉的。

跟别人牵扯因果关系,李星野并不担心,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不牵扯因果关系,只要不全是恶因那就问题不大,但问题是李星野好多年没有这种心绪不宁的状态了,以前总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有些慌乱。

第二天一大早,李星野特意打给张银虎,问他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张银虎很轻松,说是他出了十万块,学校出了二十万,总共三十万当做赔偿,跟小姑娘的家长达成了赔偿协议,当天晚上就将这事儿处理了,没有留下任何后患,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事儿。

李星野听到这个消息也松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烦闷强行让自己入定,折腾了小半天之后才算平静下来。

不过第三天一大早,张银虎亲自开车来了,一进门就满脸恐慌的低声说道:“小野,图书楼里有鬼――”

“新盖的楼房哪来的鬼怪?”李星野两眼一瞪大喝一声,让张银虎瞬间平静下来,这才接着问道:“怎么回事儿?慢慢说。”

“是,”张银虎使劲儿咽了一口气,“学校的值班老师昨晚上听到有小女孩在图书楼里哭,可是门窗都锁着,打开进去之后也什么都没发现,可一躺下就能听到哭声,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看到张银虎支支吾吾的样子,李星野心往下沉,瞬间想到了前天坠楼的那个女生。

“而且,声音像是前天死掉的那个初三女生……”张银虎不敢看李星野的眼睛,他实在是不愿意一次次的麻烦李星野,总觉得在李星野面前完全抬不起头,再加上这事儿确实有些渗人,是以很是忐忑。

李星野在心里暗暗的起了一卦,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头绪,但却知道这事儿显然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事儿他也不能置身之外,如果真是的那个初三女生的灵魂没有散去,那他得小心些将这事儿给处理好才行,不然这因果可就大了去了,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儿。

想到这里,沉着脸问道:“那女孩子叫什么?”

“陈怡阳,”张银虎缩着脖子低声回答,李星野脸色这么难看,生怕李星野甩手不管这事儿。

李星野点点头,“走,”路上又让张银虎将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听到是刘桂水第一个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他眉头皱的更紧了,心里明白,这事儿绝对没那么简单。刘桂水不是别人,正是李星野和刘静上初中时的语文老师,被刘静喊做老色狼的那位。

前天李星野就说过,刘桂水有牢狱之灾,可他没想到刘桂水这个牢狱之灾竟然应在了一个初三的小女生身上。

因为还没开学,乡镇中学里静悄悄的,只有门房里的两个值班老师在,另外张雪峰也在,显然是在等李星野,看到李星野下车之后急忙迎上来,低声问道:“小野,你,你都知道啦?”

李星野点点头,也不客气,直奔图书楼,“带我去事发现场。”

“好,好,”张雪峰使劲儿点头,将李星野引到图书楼后边,图书楼后边还有一片空地,看上去像是打算建两个花坛,但此时却被警方拉上了警戒线,里面的血迹虽然被清空了,可李星野却能感觉到哪里传来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死气,证明这里确实是发生过命案。

眯缝起眼睛用望气之术看了看,确实有死气,但也有一丝阴气在。

看到这里李星野皱起眉头,死气一时半会儿消散不了很正常,哪怕烈日暴晒也一样。但阴气不同,阴气在烈日的暴晒下不用多久有会消散,尤其是在没有附着物的情况下。

图书楼坐西朝东,背面一整天差不多有八个小时可以晒到,命案发生之后的两天时间足以让这一丝阴气消散的无影无踪。现在还有阴气存在,那证明这地方确实有阴灵出没。

想到这里,抬头向二楼望去,果然隐隐约约的看到二楼有一团淡淡的阴气凝聚在一起,正是普通人刚刚死亡以后了灵魂的标准状态,这种阴灵他见过不少次,没有什么危害,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立即消散而已。

在后边看了看,转到正门去,张雪峰殷勤的把新楼的房门打开,请李星野进去。

大白天的,张雪峰和张银虎两个大男人依然有些战战兢兢,紧紧的跟在李星野身后,好像这里不是学校图书楼,而是什么恐怖屋。

不过李星野没管他们两个,进门之后在一楼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然后故意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你们两个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进来,”话音落下还拔出了手里的桃木剑,蹑手蹑脚的踏上二楼楼梯。

张银虎和张雪峰两人如逢大赦,受惊了一般跑出图书楼。

而李星野则收起长剑,快步冲上二楼,在二楼楼梯口站定,轻轻出了一口气,收摄心神用望气之术看去,只是看到的场景让他有些吃惊

全能相师  0023 牢狱之灾

,因为在后窗户内侧的墙角里蹲着一个穿校服的小女孩,正一脸惊恐的望着他。

小姑娘的面貌栩栩如生,在李星野的眼里跟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任何区别,连她校服上的蓝色条纹都那么清晰,甚至都能看到她脸上的泪珠以及眼神里的惊恐和绝望。

如果不是知道这小姑娘的尸体已经火化,李星野也不敢相信她只是一个阴灵,他以前也见过刚死之人的灵魂,但即便是在他的望气之术下是模糊不清的一团阴气,只能看出大概的身形。

此时看到这小姑娘的灵魂栩栩如生跟未死之人一般,李星野也有些纳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而且这楼里也不算什么聚阴之地,一般灵魂别说停留两三天了,不用两个小时就会消散,可这个小女孩却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虽然看不明白,但看到小姑娘脸上惊恐的神色,李星野还是暗暗叹了一口气,努力收摄自己身上的气息,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极为强烈的生气和阳气是阴灵的克星。不但如此,李星野还轻轻问了一句,“是陈怡阳同学吗?”

小女孩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阴灵也好,恶灵也好,如果没有修炼过特别的法术,是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或者说他们发出的声音普通人听不到,感受不到,毕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方式。

但也不是绝对的,即便是普通人在一些偶然的情况下还是能听到甚至感觉到阴灵存在的,那就是在一种有意无意的情况下,最常见的是人类将睡未睡的时候,那种情况下个人表层意识即将进入睡眠,但潜意识或者说神识还在活跃中,这种情况下可以接收到阴灵的信息。

值班室的几个老师就是这种情况,一上床就听到了女孩子的哭声,但睁开眼去检查,却什么都没发觉,事实上女孩子一直在哭,只是他们不会利用个人神识,所以根本听不到而已。

但李星野这一类人修的就是神,说得直白点,修的就是个人的灵魂之力,是以他们多的是办法跟阴灵沟通。只是李星野修为不足,只是炼精化气的境界,个人神识还处在朦胧阶段,想要直接跟阴灵沟通还需要借助一些特别的手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