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四百三十二章 龙争虎斗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13日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第四百三十二章 龙争虎斗

"没有."伊藤博文叹了口气,"一个国家的命运,不是那么容易就做出决定的."

"是啊,天皇陛下有他的难处,因为这的确是难以决断的事.现在的日本,已经处于生死的边缘,靠日本自身的力量,没办法打赢西南贼徒.幸而露西亚对日本怀有好意.露西亚不遗余力的支持我们,才使我们能够打下去."涩泽荣一diǎn了diǎn头,説道,"但是露西亚军打得也非常吃力,加上军纪又不够好,到处骚扰国民,战事如此旷日持久,民众饱受战火蹂躏,时间一久,民穷财尽,国家是定然会发生大乱的."

"你説得是,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尽快结束战争."伊藤博文説道,"此次大阪之战,叛军虽胜,但已呈不支之象,若能切断其经济来源,其武器和物资耗尽,便可在短时间内结束战争."

"伊藤君説的是,我最近也一直在研究西南叛军的经费来源,并派人前去西南诸县调查,发现叛军并未在占领区横征暴敛,所需物资粮秣,都是从民间购买,并且付给现银,所付钞票‘西乡札’也可足额兑换现银.我得知消息后极是惊奇,这是西乡吉之助的收买人心之举,自不必言,然叛军得有何等财力,才能做到皆以银钱购买,不强征民众分毫?"涩泽荣一道,"露西亚军未来日本之时,我政府因军需之故,财政便呈窘相,不得不一再加重民众的负担,而叛军却不需如此,其财力之雄厚,简直不可想象."

"叛军占了三都.神户和大阪都是富庶之地,大阪更是造币局所在地,叛军在大阪铸币流通.并可在此与外国走私贸易,故能获得财富.支持军用."伊藤博文説道,"西南叛军中,必有精通经商理财之能人,方能如此."

"这些也只怕远远不够."涩泽荣一摇头道,"我一直在想,西南叛军是否得到了外国的资助."

"噢?涩泽君竟然这样认为?"伊藤博文吃了一惊,放下了筷子问道.

"是的."涩泽荣一叹了口气,"这只是我本人的猜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直接证据."

"乾国曾因帝国派兵征讨苔湾生番而忌恨帝国政府,此次西南反乱,对乾国来説,是削弱我国的良机,现在虽然明面上未见乾国有何动作,但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伊藤博文説道,"涩泽君认为叛军有外国财力支持,也许便是来自于乾国."

"伊藤君所言.有这个可能性,只是不是很大."涩泽荣一説道,"乾国因平定新疆阿古柏叛乱.耗费过大,财政极为困难,不得不向汇丰银行等外国银行借款,西南叛军所耗,比之西征新疆,有过之而无不及,非乾国政府所能承担,也许乾国政府会暗中接济叛军一些粮秣弹药,但我觉得.数量不会很大的."

"如果不是乾国的话,那就有可能是英法等欧洲列强了……"伊藤博文神色一凛.

"这些只是我的猜测.伊藤君既然问起,我便随便説説.给伊藤君提一个醒."涩泽荣一看到伊藤博文神情凝重的样子,饭也不吃了,立刻説道,"伊藤君千万不可以因为我的説法,干扰了自己的思考和工作,那样就不好了."

"我明白涩泽君的意思."伊藤博文diǎn了diǎn头,"这样,有关叛军经费问题的调查,便请涩泽君多多留意,而我要拜托给涩泽君的事,也和这经费问题有关."

"伊藤君要我做什么?"涩泽荣一正色问道.

"现在国家财力极度困乏,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托付给你的,就是能否通过你和法国方面的关系,从法国银行那里借到一笔款子,以解政府燃眉之急."伊藤博文説道,"另外就是,露西亚要将本土之兵运往日本,现在缺少船只,政府的军需转运工作本来是三菱商社负责的,但三菱商社这一次因大阪和长崎失陷,损失很大,剩下的船只不足以承担政府委托的转运工作,所以我希望三井会社能和三菱商社合作,成立一家日本最大的船运公司,帮助政府完成运兵任务."

"那么重大的任务,我恐怕难以胜任."涩泽荣一一听伊藤博文提到岩崎弥太郎把持的三菱公司,脸色微变,推辞道.

"是不能胜任吗?涩泽君?"伊藤博文象是知道涩泽荣一会如此反应,微笑着説道,"是因为觉得成功的希望不大,才不愿接受的吧?"

对于涩泽荣一和岩崎弥太郎之间的恩怨,伊藤博文知道得是非常清楚的.

和乾国一样,激烈的商海鏖战往往与激烈的官场斗争联系在一起.同是辞去官职下海经商,涩泽荣一和岩崎弥太郎可以説是一对老对手.涩泽荣一不仅与岩崎弥太郎同年出生,而且在家庭出身,学问等方面也很相似,两人年轻时也都有过反叛权威的行动.但是,他们的经营观念,事业策略却恰恰相反.

明治二年,涩泽荣一被任命为大藏角租税正,当时涩泽荣一才三十岁,他的上司便是比他小一岁的大藏大辅伊藤博文.但是涩泽荣一在大藏省工作时,和他最默契的上司却是井上馨.

当时日本是以米纳租税,为了把贡米从地方输送到中央,需要有得力的船队,才能很好完成这项任务.而民间.[,!]用的是旧式和船,容易遭到沉船与浸水的危险,而且运费也相当高,因此,涩泽荣一与三井公司协商成立一个半官半民的船运公司.明治三年1月,涩泽荣一组织的邮政蒸汽公司成立后,许多民间的弱小的旧式船运公司很快便被挤到破产的边缘,岩崎弥太郎的船运公司也受到很大的冲击.

明治六年日本政局发生变化,一直庇护三井,支援邮政蒸汽会社的井上馨等长州派政治家逐渐失势.结果,井上馨辞去内阁职务,涩泽荣一也跟着辞职.不过,涩泽荣一已准备好后路.与别人共同出资,设立了日本第一所国立银行,由他本人担任总监.当年10月.大隈重信出任大藏卿.11月,大久保利通被任命为内务卿.大久保利通,大隈重信等文人派势力大长.武人派遭到排挤,乃至放逐.岩崎弥太郎因一直与文人派保持密切的联系,势力大涨.岩崎弥太郎积极向大久保利通请示承揽一切军需输送工作.大久保利通同意以771万日元为政府购得13艘汽船,委托与三菱,从这个时候开始,涩泽荣一的邮政蒸汽公司与三菱商会的地位就颠倒过来了.不久被邮政蒸汽公司视为命脉的补助金也被停掉,日本政府转而将邮政蒸汽公司的18艘船以22.5万日元买下,连同政府所有的13艘船.几乎以白送的价格租借给了三菱商会.另外,政府又每年给予三菱25万日元补助金.

西南战争爆发后,大久保利通与大隈重信商量,破格优待岩崎弥太郎,以15年分期贷款偿还的方式,借给岩崎弥太郎345万日元资金,购买10艘船,让三菱商社全面协助军事运输;等到战后,将这些船全数送给三菱公司.在西南战争开始的头一年,日本政府花在船运上的费用高达1300万日元.其中大部分被三菱公司赚去了.现在的三菱,除去在大阪和长崎的损失,共拥有61艘汽船.吨位高达35464吨,占日本全国汽船总吨数的73,三菱公司会做生意的岩崎弥太郎以汽船为中心,将事业范围扩大到汇兑业,海上保险业,仓储业等.在三菱公司进行押汇的货物都由三菱的船只来运送,由三菱负责保险,收在三菱仓库之中,于是,三菱的汇兑,保险,运输,仓储等方面的利润也都成倍地增长,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

与三菱公司相反.昔日和三菱不对付的日本三井物产公司在三菱的迅速扩张中受到猛烈的冲击.一般竞争不过三菱的地方性小汽船公司,破产后不得不租用三菱的船只.对于别的小汽船公司.三菱很大方地出租给船只;唯独对于三井物产,岩崎弥太郎不同意租给它船只.纵使三井物产公司最后提出每年提宫过70万日元之高的租赁费.岩崎弥太郎也坚决不同意.

忍无可忍的涩泽荣一与三井物产公司的董事长益田孝商量,纠集和三菱有隙的地方船只,批发商,货主,采取涩泽荣一最擅长的合股方式,创立一家大型海运公司,对骄横不可一世的岩崎弥太郎进行反击.他们成立的新公司取名"东剧帆船会社",投入资金36.6万日元,总经理由涩泽荣一的堂弟涩泽喜作担任.

面对三井的反击,岩崎弥太郎的三菱公司展开了全面的离间行动.首先岩崎弥太郎先派得力干将在地方上説动当地的富户,不要投资经营困难的海运公司,而要接受三菱全面的帮助,组织物产公司.结果,准备投资或已经投资东剧帆船会社的地方实力派都纷纷抽身,借重三菱的协助,成立物产公司,与涩泽荣一主导的三井会社竞争.

其次,岩崎弥太郎还通过媒体大造舆论,攻击涩泽荣一.在他的授意下,日本团团珍闻报导称:"涩泽荣一由于投机生意而亏损50万日元,造成财务上的一个巨大的空洞,为弥补空洞,才设立风帆会社,以此来减少损失."近事评论也报导:"涩泽荣一在米业及银行方面的投机生意失败,失望狼狈之余,与三井银行商量,组织风帆船公司,各处筹募资金,以弥补自己的亏损."在真真假假的舆论攻势之前,涩泽荣一在米业及银行业的生意大受影响,连第一国立银行和抄纸公司等都出现了亏损,一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局面.

除此之外,岩崎弥太郎还开始秘密收购涩泽荣一与三井会社合股创立的东京股票交易所的股票.岩崎弥太郎为此绞尽脑汁不择手段,终于使收购股票的策略成功,涩泽荣一的弟弟涩泽喜作被迫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

在岩崎弥太郎的凶狠打击下,东剧帆船会社由于地方投资者的背叛,资本锐减为17万日元.客户一一被抢走,船员也不断被挖走,情况最凄惨时.仅能维持营业而已.

涩泽荣一虽然在与岩崎弥太郎的竞争当中败得一塌糊涂,但却未彻底垮台.而随着局势的发展,他意外地得到了反击的契机.

明治十二年2月,大久保利通在东京被林逸青刺杀身亡,他曾是岩崎弥太郎最为重要的支持者,他的死对三菱公司产生了很大的不利影响.由于之前岩崎弥太郎在战争中大发横财,哪怕是在大阪和长崎受了损失,也都因此弥补回来了,加上他和大久保利通一样行事专横.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是以大久保利通一死,岩崎弥太郎便失去了最强有力的保护者,立刻便有人跳出.[,!]来指责他是"一夜暴富的国贼",所幸有大隈重信的庇护,才没有出事.

而在大久保利通去世后,岩仓具视担任内务卿,与三井会社关系密切的井上馨,伊藤博文等长州派人士掌权,涩泽荣一又再度活跃起来,这一次涩泽荣一用当年岩崎弥太郎对付自己的办法来回敬他.打起了舆论战,拿被岩崎弥太郎抛弃在大阪的女儿岩崎尤佳和三菱大阪分社成员大做文章,指责三菱商社通敌.而由于日本海军被萨摩海军接连击败,萨摩海军取得了制海权,在俄国海军没有到来之前大肆在外海劫掠三菱商社的船只,使三菱商社遭到了很大的损失,信誉大损,而涩泽荣一十分精明,预先和法国公司达成了协议,让东剧帆船会社的商船悬挂法国旗帜,变更为法国船名.并接受法**舰的护航,结果几乎没有损失.不仅信誉大增,原先逃离的资本和客户又回来了.业务一时间欣欣向荣

,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而正是知道涩泽荣一和岩崎弥太郎可能会再一次进行龙争虎斗,伊藤博文才会在夜里召唤涩泽荣一前来,劝他和岩崎弥太郎合作,让三菱和三井这一对冤家齐心协力为日本政府服务.

"是这样的,伊藤阁下."涩泽荣一当然明白伊藤博文话中之意,但他还是很坚决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説实在的,我也不想向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是现在国家太过艰难……"伊藤博文叹息道,"我只希望,涩泽君能够以国事为重.事关重大,如果想到完不成时的不光彩没脸面,也许推辞掉更加明智.但现在已不是考虑个人名誉和的时候了.需要你把你身上的知识,朋友关系及其他一切能力都提滚来,来解救国家的大难.可以吗?"

"好吧!既然伊藤阁下都这么説了……"涩泽荣一被伊藤博文的话所打动了,终于diǎn头答应了伊藤博文的请求.

伊藤博文见涩泽荣一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十分高兴,叫仆人取出了自己珍藏的天皇御赐红葡萄酒,和涩泽荣一对饮起来.

"对了,我听説岩崎弥太郎先生的侄子岩崎英弥少尉阵亡了,涩泽君如果方便的话,不妨以慰问的名义,同岩崎弥太郎先生先做一下非正式的接触."伊藤博文担心涩泽荣一为难,找不到机会和岩崎弥太郎见面,是以提出来了这样的建议.

"噢?真是太不幸了!"涩泽荣一面露惊讶之色,"伊藤阁下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我在陆军省浏览相关战报,从一份阵亡将士名单上看到了岩崎英弥少尉的名字.我特意叫人调查了一下,他的确是岩崎弥太郎先生的侄儿."伊藤博文叹息道,"他曾经在大阪作战时被俘,但机智的逃了出来,到达了东京,带来了很多有用的情报,并重新返回了战场,最终战死在了那里."

"勇敢的年轻人!真是太可惜了!"涩泽荣一想起了这个岩崎家的年轻人,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但在表面上仍然对他表示了敬意.

对于这个年轻人的身世,据他的了解,可是有一些不太好听的説法哦……

而且他也敢断定,这个年轻人重回战场,绝对不是出自本意的!

"我这两天便准备一下,到岩崎弥太郎先生府上拜望."涩泽荣一説道.

"那便多谢了!涩泽君!"伊藤博文高兴的説道.

从伊藤博文家中出来,已是深夜了,天气变得有些冷了,涩泽荣一坐在了马车中,裹了裹外套,回想着他和岩崎弥太郎之间的恩恩怨怨,不由得冷笑连连.

ps:求收藏!!!求diǎn击!!

为什么有人的肠胃敏感
整肠生长期吃有依赖性吗
成人夏季腹泻的原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