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浙江10个市野猪出没致部分农田绝收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8月05日

浙江10个市野猪出没致部分农田绝收

8月28日夜11点,淳安县浪川乡芳梧村下坞山一片漆黑,村民王艾重一个人坐在山脚下,不时大声地喊着“嗷——呔——”

王艾重在“值班”。他要呆到次日凌晨1点,主要任务就是驱赶野猪。

过去的两个来月,王艾重们和野猪展开了大范围的“战斗”。

野猪成群结队地从山上来了,下地,吃粮,伤人……

从淳安西面的浪川乡到东部的茶园镇,村民种的玉米、番薯、南瓜等都受到不同程度啃咬,野猪正在淳安山乡“横行霸道”。

“护粮队”深夜上山值班护粮

王艾重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前一片至少10亩的玉米地。当天轮到他“值班”,“工作”时间内他要保证这片玉米地的安全——野猪不一定会来,但来了就可能是一群。

王艾重心里有些慌,靠他一个人对付一头野猪都有困难,别说一群了。

他带了一个电筒、一包烟、一杯茶,还特地准备了一根长约1.5米手腕粗细的木棍,并且仔细检查的电量,预先输入另一个村民的号码——真遇到情况他可以直接按下拨号键求助。

王艾重今年63岁,住淳安芳梧村,有水田1.3亩,山地2.2亩。“种了近半亩毛豆,1亩番薯,其他的都是玉米。”他的玉米地就是他需要守护的10亩田中的一块。“再过几天就熟了,正常的话能收500斤干玉米。”

1个月前,村民自发成立了“护粮队”,队员23人,平均年龄57岁,需要保护的玉米、番薯地共170多亩。“其实就是一个互帮组,大家彼此帮衬的。”

敲着大锣 有时也无法让野猪“退兵”

山风一阵阵,8月的夜晚有了寒意。王艾重刚点上一支烟,突然就一个转身去抄身边的木棍。“嗷,嗷——呔,呔——”他快步走了上去,木棍连续大力地在柴草上发出了声响。

站起身时,王艾重已经大喊着走出了10几米,“呼啦啦”,一阵更加急促的声音发出,树枝折断树叶踏碎的声音伴着猪嚎急速地向上头延伸……

野猪群来了!

“大概有十多只野猪,大的有200来斤。”约10分钟后,王艾重折身回来,有些疲惫。“可能有好几只是小猪,所以我一喊它们就跑了。”他说很多时候,护粮队即使敲着大锣也无法迫使野猪“退兵”。

拱地伤人 淳安半数以上乡镇野猪成灾

不仅仅芳梧村,浪川乡包括芹川、鲍家、全朴等村都遭遇了野猪,淳安全境23个乡镇中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地方野猪成灾。

“在地里干活稍微晚点回家就可能和野猪打照面。”马石村村民说,野猪正在和村民争地盘,最近几年胜率总是猪高人低。

不少偏僻的山地已经被野猪完全“攻陷”。野猪甚至将势力触角伸进了村庄。

浪川林家坞村一张姓村民前几天一早去采桑叶,就碰到了野猪。“刚出村,我和那畜生迎面撞上,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野猪挑倒在地。幸亏运气好没有被顶到肚子,倒地以后野猪也没有继续进攻,只伤到了大腿和屁股,连续贴了5天膏药后不那么痛了。”

“不是不管,野猪夜间来白天走,没有法子管。”屏门乡塔山村一村委负责人说,村子在大山深处,玉米是村民的主要口粮,但最近几年野猪已经成了公害。“七八两个月被野猪破坏过的玉米地几乎没法统计,总减产量可能在1.5万斤上下。”该负责人说,这个量是村民玉米总产量的1/3。

“种不出东西来,玉米苗长到1米左右就有野猪来拱地。”浪川乡马石村村民王成海说,他在靠近台末村的山湾本来有0.6亩山地,一直是种玉米的,但2007~2009年山地几乎绝收,今年就没有再种。“种芝麻被毁,种玉米被吃,种番薯被拱,山地实际上已经没有种植意义了。”

马石村、芹川村、芳梧村至少有100亩山地因为野猪撂荒。

淳安县农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如果加上季节性抛荒,淳安至少有2700亩水田、山地被撂荒。

15万头野猪出没浙江山林

除嘉兴外,杭州、温州、衢州等10个市都有野猪出没

本报 鲍亚飞 供图 CFP

“今年野猪特别多,除了气候因素外,天敌消失、捕杀太少是重要原因。”浙江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说,目前,除地处平原的嘉兴外,杭州、衢州、温州等10个市都有野猪毁田伤人,连舟山也发生了野猪糟蹋庄稼的事。几十年来,浙江加强生态环境建设和野生动物保护的工作,野猪渐渐增多,另一方面,虎、狼、豹等野生大型食肉动物渐渐消失,野猪失去了天敌。

几年前发布的一份《浙江省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报告》显示,2000年全省约有野猪2.9万,而2006年时野猪数量超过10万头——也就是说6年内,野猪数量多了2倍。

这个数据到了今年又是多少?

浙江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总站工作人员说,今年野猪的繁殖期已过,据他们估计,在浙江,野猪这个群体的总数量可能超过15万头!

下夹埋雷电击,战野猪使出36计

对于大数量的野猪,目前可以制衡的力量却明显不足:了解到,浙江全省现经批准成立的狩猎队有1000多支,持有“两证”(猎捕证、持枪证)的猎手约1.3万人。2005年开始我省也曾集中捕猎过成灾野猪,当年捕获野猪数量2283头,2006年捕获野猪1359头。

斗野猪多年,村民其实也用过多种方法,包括下夹、埋雷、接电。一般的野猪夹直径约40厘米,夹上有齿,生铁铸成。把铁夹子安放在野猪经常经过的地方,野猪一碰到就被夹住。也有村民因为痛恨至极,甚至用炸药埋在地里,野猪喜欢拱地,触发机关炸药就会爆炸。

这两个方法尽管收效不错,但总是会误伤人类。7月份甚至还发生过狩猎人被自己下的夹子所伤。从今年开始,一种利用高压电的做法开始悄悄出现:用一根导电的绳子接通高压线和地面,如果有野猪靠近,一般3米之内就会被电到。但这是非法行为,很快就被有关部门制止。

野猪一多,破坏了整个生物链

过多的野猪不仅影响到人类活动,因为生物链的破坏,甚至已经影响了如蛇、鼠等其它动物的生存。

野猪是一种杂食动物,主要食物都是植物,但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捕吃蛇类、老鼠、鸟类,甚至有不少猎人看到过野猪吃蚯蚓、昆虫、鱼类。

“往年打野猪只要选择临水、有庄稼的地方蹲点就行。”浪川乡有一个枪法很准的猎人郑正书,他说,野猪喜吃生食,比如玉米、土豆、番薯、谷穗,甚至包括南瓜、大白菜、胡萝卜。但在野猪的荤类菜谱中,蛇、老鼠和石鸡(学名棘胸蛙)是最喜欢的。

“几乎重量在50斤以上的野猪都吃过蛇,吃了一条蛇,猪肚上就会有一个花斑。”郑正书最近5年内至少猎捕过30头野猪,他在野猪猪肚里都有发现2~10个不等的花斑。“野猪一多,山上的蛇和山鼠就少,石鸡几乎看不到了。”

“野猪的泛滥会直接导致生态环境变化,食物链甚至出现断点。”浙江大学詹永副教授说,现在这样的季节,野猪喜欢居住在离水源近的草甸,这样的环境里野猪的食物也比较丰富:青草、土壤中的蠕虫都是它的取食对象,偶尔会如松鸡、雉鸡的卵和雏鸟。他说,野猪不仅善于捕食兔、老鼠等,还能捕食蝎子和蛇。

“整个食物链中,野猪处于顶端,野猪数量的增加必然会要求更多的食物。”他说,从食物链的角度讲,野猪吃蛇,蛇吃老鼠,老鼠吃稻谷。野猪数量一旦激增会造成蛇类数量骤减,同时导致老鼠增加和稻谷损失增大。

“这是短期内的影响,长远的影响积累会破坏生态环境,引发一系列的问题。尽管野猪破坏庄稼的后果严重,但如果环境改变后出现了食物链断层则更加可怕。”詹永副教授说。

农作物受严重危害时,可以适当猎捕

“在农作物受到严重危害的地区,是可以适当猎捕的。”浙江省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相关负责人说。根据《浙江省陆生野生动物保护条例》和《浙江省一般保护动物名录》,野猪在我省属于一般保护动物,当它成为一种灾害并破坏生态平衡的时候,经县级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批准,即可进行适当猎捕。“适当量”一般占总资源量10%。

对付野猪,最有效的工具自然是猎枪,但枪在那里?淳安县公安局主管猎枪的工作人员说,本来猎户们手中的猎枪每年三四月份集中上缴,七八月份会发放,中间四个月是野生动物哺乳繁殖期,不允许狩猎,但今年情况比较特殊,预计要到世博会结束后才会发放。“野猪是很多,但没有办法,枪支管理必须严格按照规定执行。”

控制野猪除了猎杀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事实上,对于泛滥的野猪一杀到底或者放任生长都不是办法,控制野猪数量在合理范围内才是真课题。

有人提出驯养。野猪肉比起家猪有着丰富的蛋白质,精肉化程度也高,浙江目前已经有多个公司进行野猪与家猪交配繁殖产生新品种瘦肉型猪的试验,据说市场销路很好。

有极力支持保护野生动物的社会人士认为,人猪大战和平化的根本办法就是退耕还林。只有把原来属于野生动物的领地交还,才是化解冲突的惟一途径。

还有市民说既然专家都认为野猪泛滥和天敌消失有关,那么就可以针对性地引进豺狼来对付野猪。

无论驯养还是退耕还林,目的都是为了让生态环境恢复到自然的平衡状态,让野猪回归到它们本来应该繁衍生息的自然环境中去。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对现在野猪成灾危害农田的情况,淳安林业局宋志强说,林业部门能做的就是给予村民一定的补偿。“补偿没有具体的标准,金额也很少,大部分损失还只能是农户自己承担。”他说,浙江尚没有出台任何野生动物破坏农作物后的补偿具体标准。

儿童腹泻用药
口腔保健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