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浮屠七生 第六十一章 一夫当关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06月01日

浮屠七生 第六十一章 一夫当关

第六十一章

一夫当关

——————————————————————

......

那翠色的竹、那同样的白色的身影从天上落下。

地面被他的双脚塌得皲裂。

那倔强,挺拔的身影站在葬礼队伍的最前面。

那道无人能匹敌的威严从他的内心深处而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股气息的强大。让人不寒而栗,让人心生膜拜,让人思绪万千。

他裹着一身白色的丧服,平静的就像是四周掀起的轻风一般,看到他存在的同时,感受到他存在的同时,却不敢相信他的存在。

......

“嘶”

胯下的马不由得惊出了声音,齐王怀武神经紧绷的看着前面那道身影。看着那道瘸子。

那身影、那气息他太熟悉了。

那是从鲜血中走出的身影,只有去过南境战场的人才能感受到那道身影背后的恐惧。

而他齐王怀武也曾在在那南境战场上厮杀过,所以他懂得这些、他熟悉这些,他只能记得这些。因为这些也是他曾经拥有过的东西,可惜他失去了。

当江河带着这道他曾经拥有的气息出现在他跟前的时候,他只有嫉妒,记恨,以及杀意。

他勒紧的胯下这匹靖海神驹的缰绳,许久后那马方才从那道气息当中平静下来。

他盯着对面那个个子不高

浮屠七生  第六十一章 一夫当关

,甚至站在那里的时候都因为腿伤的问题无法保持双肩平在一条线上的男人。

他静静站在那里,从容的说了一句:“我看谁敢过去?”

此刻,身为齐王怀武的自己要如何回答?

要如何回答才能不会屈辱自己王子的身份呢?

尤其是在这送葬的队伍当中,还有自己心仪的姑娘在那里。

他应该早就知道姜衡会出现,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敢出现,并且是如此明目张胆的要和自己硬干的姿态出现在这里,并且阻挠自己。

他虽然是一个废人,但是他有着他男人的尊严,即使他的尊严是那么的扭曲。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就这样被面前这个连路都走不平的家伙给践踏了!

他手中马鞭指着姜衡的鼻子,愤怒的吼道:“姜衡,莫要以为自己是大将军,本王就怕了你!”

那姜衡面无表情的继续站在那里,手中的翠竹棒轻轻的往地上那么一戳。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爆发出去,惊得齐王怀武一行人胯下马匹顿时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他冷冷的说了一句:“你可以试试!”

那冷冷的一句话,让人心生退意,尤其是那个看似已经尝试过姜衡手段的鸿醞老人在齐王怀武身边小声规劝道:“殿下,还是离开吧!这姜衡......”

“怎么?你怕了?”齐王怀武怒了鸿醞老人一眼:“现在离开,让本王的面子往哪里放!”

对面的姜衡清冷的笑了一声:

“面子这种东西......有时候是最不值钱的!”

姜衡抬起他那双冰冷的眼望着那齐王怀武缓缓而谈道:“我认识不少人,他们何曾不是受过这世间最难以想象的屈辱,然而他们去依旧从屈辱中爬出来,成就了一番大事业。齐王殿下,你只是因为被废了,却并非不能救治,为何就不能等等,胸怀宽广一点,待到他日,你成为南岐之主之时,昔日的屈辱还算得了什么呢?”

“废话!你懂本王这些年是如何被这些老家伙白眼的!他们就知道欺负我是一个废人,就知道......”齐王怀武愤怒的吼道。

姜衡身边,张君宝往前一步:“废人如何?我大哥当初修行时被人拒之门外,以残腿之身躯,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方才走上了修行之路。在南境,为了混进妖族禁地当中,容貌双眼尽毁、几乎败坏了自己的前程。可他依旧不是忍过来了吗?你受不了屈辱,只能说你自己是一个不成器的废物,怨不得他人!”

“住口!”姜衡轻喝一声:“怎么跟殿下说话呢?你不知道咱们的殿下心眼小道你骂他一句话,他就会想办法杀了你的地步吗?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张君宝退后半步,那姜衡继续说道:“这叫嫉妒!自己不好,也见不得别人好!所以他的屈辱是自找的,岂能跟我在南境遭到罪相提并论!”

那冰冷的声音里伴随着无尽的嘲讽,蜂拥而来。

齐王怀武紧紧的咬着牙关,瞪着面前那个家伙。

姜衡继续说道:“殿下应该清楚,南岐州府那些炼药师并非无能之辈,他们之所以不能治好殿下的伤势,或许是由于别的原因,或许只是因为他们对此类病症不熟悉。但是我熟悉啊!我能成功的治好郭军师那天罚之体,让他修行,殿下那被废掉的身子骨,我就不能治好吗?”

姜衡顿了顿,继续盯着齐王怀武。

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深思姜衡话中有一段极其隐晦的内容,姜衡的炼药师的确厉害,可是他只是六品炼药师,那么他都能治好南岐州府里面郭奉孝这样的重病患者。为什么南岐州府里面的七品炼药师们治不好呢?

除非他们就是无能之辈,要么就是姜衡暗暗提醒道的一句——由于别的原因。

会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连一个王子的病都不救治呢?

姜衡瞧着齐王怀武眼神中的深思,继续平静的说道:“所以明知道我能治好你的病,但殿下有端着架子,在我面前摆谱。殿下可知道我的脾气?我脾气很臭的,你跟我摆谱,我不会搭理你的。所以殿下从头到尾并非是在跟我作对,实则是殿下自己在跟自己作对!”

齐王怀武冷喝一声:“别说了!”

姜衡却不管不问的继续说道:“那好!咱不说我的事情,咱就说一说殿下为什么不去想想城里面那里七品炼药师不给殿下治疗,难道他们真的治不了吗?别忘了,他们是七品,而我只是才六品而已。”

这话到底在暗示着什么?

他为什么要重复两次?

齐王怀武愤怒的看着姜衡,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乱了。

他愤怒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冲着姜衡吼道:

“给我上!”

......

既然乱,那就让他更乱一些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