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关于观看印度电影不了情的介绍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9日
不了情,关于观看印度电影不了情的介绍

老话说十年修来同船渡,百年修来共枕眠秋明原是不信命的,他曾学过一点哲学,认为婚姻纯属是一种偶然和随机的现象。不是么?他自己就是一个例子,自己的婚姻自己却做不了主。

可是最近,姻缘的宿命论却改变了他以往的信念,让他这个从不相信迷信的人,也开始翻了几本扶乩占卜的书,试探地研究所谓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神秘力量。

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挺惨的,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他是出生就挨饿,上学就停课,毕业就下乡,回城就待业”那拨人。当他步入知天命”之年,总算开始顺风顺水时,妻子得上了那种要命的病,惨然地离开了他。

秋明心情一下子落到谷底,郁闷极了。那些热心的人既可爱也可恨。妻子的骨灰未凉,就有人登门介绍对象,竟还有人为三十多岁未出阁的大姑娘提亲。可是,秋明哀莫大于心死无力从糟糕的心情中自拔,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事。

人有邂逅,事有凑巧。这天,秋明沿着商业街百无聊赖地闲逛时,竟意外碰到了春婉。

春婉是他知识青年下乡时那个生产队的,春婉的爹是生产队长,爷俩对秋明照顾有加,有过一段美好的交往。秋明回城以后也一直与他们有,只是老爷子过世以后就少了音讯,一晃,时间如白驹过隙,又过了多少年了。

春婉也老了,两鬓添了些许的白发,不过,当年俊模样儿的坯子还在,两道具有个性魅力的丹凰眉高挑着,一对漂亮的杏核眼儿尽管有些发涩,仍然还那么有神,皮肤还是那么地黝黑,难怪有人常说,人不显老。半年前她丈夫也因病过世了,今天到市里来处理一下丈夫生前瞎折腾买的基金

秋明把春婉让到家里。当俩个人都知道了各自发生的不幸,他们都落泪了。春婉自己流着泪还递给秋明一个手帕,劝慰他要想得开,人生有命,富贵在天不要把自己靠倒了,有合适的再找一个伴。

听说春婉来了,昔日青年点的同学都到了,秋明和春婉转悲为喜,忙着和大家寒暄。席间,几两酒下肚,大家情绪都上来了,兴高采烈的议论起下乡时的那些往事。

在座的都知道秋明和春婉曾经有过一段情缘,其中有好事者”干脆就直截了当地喷了出来:人不能老活在悲痛中,新找不如故交,我看你们俩就挺合适,何不再叙旧情,接上当初那份未了的情份。”话还没落地,就引来了一片喝彩称道声,整得秋明和春婉,不好意思起来。

此时,春婉的心喜哀参半,她似乎想起了当年与秋明的款款深情;想起了在秋明回城的头天晚上,自己满腹的话要说却欲言又止,扭头跑回屋里嚎啕大哭的那种不舍和担心;想起了这些年来经常还在自己眼前闪光显影的秋明。她努力稳住了情绪,笑着嗔怪大家在胡乱调侃,可是,细心的人察觉到,她的笑靥中汪了一潭深不可测的苦水。

同学们都走了,春婉也去旅店住下了。秋明今天喝了不少酒,昏然而睡。奇怪的是,睡梦中的他,脑子里仿佛一幕一幕地过上了,清晰而又具体地展现了当年下乡时的场景,一步步把他带到了春婉的身旁…

那是刚下乡的一天,空气又闷又热。中午时分,秋明躁热难耐,一个人跑到了生产队的水渠坝上,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惬意地游着。突然,他好像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拉了过去,怎么挣也挣不开。当他知道被支渠放水口吸进时,已经力不从心了。他吓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能拼命地抓住了坝上装满土的草袋子,绝望的挣扎着。

有人发现了,大声喊叫,找来了几个人一起把他拖了上来。秋明的胸脯上被水泥管划出了道道血痕,有个比他年龄小一些的姑娘用手帕按住了正在出血的伤口。

她皮肤不白,高挑眉毛下有一对挺好看的大眼睛。她嗔怪地说秋明:多悬啊,要不是我们来的及时,今天就要出人命了。你这个人哪,太不注意安全了,你的伤痛吗?秋明听出来了,刚才那个呼救声就是她喊的。

队里大田耕作主要是稻田,挖上下输水线是个力气不小的活,而且知青和老农挣一般多的工分,也要干一般多的活。

秋明常常累的大汗淋漓,精疲力尽,没有干净的饮水,渴了只得趴在沟沿边喝脏水。这种时候,春婉会经常出现,给他带来水,帮他一起把活干完。

当只剩下他们俩个人的时候,春婉会把他约到家里,为他做几个菜,让当队长的爹陪着秋明喝上几杯。春婉不善饮酒,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好像也觉得香似的,挂在脸上的是朴实的如意和欣慰的微笑。

农村里的人多事儿。一来二去,秋明与春婉搞对象的议论传的沸沸扬扬,也不知那个同学太快嘴竟告诉了秋明的父母。

从农村回家探亲时,父亲紧绷着脸告诉秋明:我和商量过了,绝对不许在农村搞对象,否则就滚出这个家门,我也不认你这个儿子。”秋明很孝顺,他表面不敢顶,心里却很反感。啍,城市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张口闭口瞧不起农村人,农村人就是比城市人实在、厚道,值得交朋友。”秋明心中愤愤不平。

他每次从城里回到队上时,都给春婉父子俩捎来一些东西,而春婉家有什么好吃的总惦记着秋明。

一次,秋明从城里回来,春婉爹从屋里房檩子上吊勾上摘下了一个筐,里面纸包纸裹着两只鸡大腿。他告诉秋明:家里有只鸡打蔫了,怕是要得了啥病就把它杀了。春婉扣下两个鸡大腿,非要留给你回来吃不可。又怕被老鼠吃了,就用筐把它吊在房檩子上,这孩子大了,有心事啊…说着,春婉爹意味深长地看了秋明一眼。

刹时,秋明心头一股热浪涌到嗓子眼,激动的眼泪差点掉出来。说真的,他知道春婉对自己好,他也喜欢春婉,虽然他们没有深层次地谈过什么,但影影绰绰也曾有过一点憧憬。可是顽固的爹妈哟,你们先把话说绝了,怎么就不能体谅儿子的心情啊!

家里父母的态度,秋明无法说给春婉,他舍不得也不能刺痛春婉的心。虽然他和春婉从来也没有谈论过男欢女爱的事,但是正处于青春年韶的他们,早已心领神会,心存恋慕。下乡之前,秋明与任何女孩儿也没有感情上的纠葛,与春婉的邂逅相遇而又款款生情,让他感到既欣慰又苦恼。

有时,他一个人沿着村外的柳树趟子慢慢地踱步,排遣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说不好什么时候,春婉突然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吓了他一跳。

秋明哥,你有什么烦恼的心事吗?能和我说一说,我帮你拆弄拆弄。”春婉问。净瞎扯,什么心事,你看我不挺好的吗。”秋明极力地掩饰着,唯恐让她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秋明哥,有些事情我真不敢想。你说我一个农村的姑娘,将来和你在一起。你的父母能同意吗?你会不会变心哪?”春婉既大方又直爽,天真而淳朴的脸上也现出了一丝愁云。

不会的。你放心吧,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秋明说的是真话,他相信自己的真挚,他对春婉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爱,早已跳出了世俗的权衡和比较。而说话的此时,秋明心里又像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跼蹐不安。他觉得走路的腿直发沉,真难以想象将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

在秋明抽调回城时,春婉把秋明送出一程又一程。此时,她顾不得含羞了,当着大家的面嘱咐秋明:你可不要把咱忘了,别让咱白盼,我在家等你的信。随着泪水就涔涔地流了下来,惹得大家也陪着唏嘘伤感了一阵子。

事情的结果还是无情的。秋明终于让春婉失望了,他在父母的压力下辜负了春琬的殷殷期待。

当春婉知道秋明结婚的,冰天雪地里赤着脚跑出了家门,她来到送秋明走的村口放声大哭,把队里人吓坏了。在大家苦苦劝说下,春婉才从憋屈中平复下来。后来,春婉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她原谅了秋明,她怨自己的命不好,与秋明有缘无份,心如死灰,从此也就安心抱命,各奔前程了。

秋明感到酒后的一阵阵口渴,他从梦中醒来。他点了支烟,认真想起今后的事。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自己在感情上欠春婉太多太多,到了该补偿的时侯了,现在还不晚。

爱情在流逝的时光中可能淡漠,可能渐渐褪去热烈的光环,但是,她就像放久了而潮湿的火药一样,一经烘干,点点的火花就会引爆出排山倒海,不可阻挡的力量。

秋明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蹦起来,快速的穿好衣服,急不可耐地奔向春婉住的那个旅店…这回,他自己的婚姻要自己说了一把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秋明

秋明属俄罗斯。在乌拉尔以东、西西伯利亚的中部和北部。面积143.5万平方公里。人口768358人(2018年),俄罗斯人占80%,次为鞑靼人、乌克兰人等。

大同牛皮癣医院
吃什么能够阴阳双补
芪苈强心胶囊能空腹吃吗
猜你喜欢